當前位置: 首頁» 媒體聚焦

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網 2020年3月17日報道北京中醫藥大學馳援武漢臨時黨支部舉行黨員發展大會:讓黨旗高高飄揚在抗擊疫情最前沿

發佈時間:2020-04-06

  “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擁護黨的綱領,遵守黨的章程……”黨員宣誓的聲音迴響在北中醫援鄂醫療隊駐地的上空。3月5日上午,北京中醫藥大學馳援武漢臨時黨支部舉行了一場激動人心的黨員發展大會,接收段雲姍、耿旭、張子偉、陳默巖、高霞、張鵬芝6位醫療隊員成為中國共產黨預備黨員。

  在莊嚴的黨旗下,臨時黨支部書記葉永安同志帶領6位新黨員進行了入黨宣誓。在場的每一位黨員,在這個特殊的時刻,重温了入黨誓詞。新黨員們向黨組織表達了自己的決心,她們説:“在特殊的時期,能夠成為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產黨黨員,是組織的信任,也是組織的考驗。我們將以共產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怕犧牲,勇往直前,堅決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支部黨員們紛紛表示,要繼續團結拼搏,用堅強的意志、優良的作風、高昂的士氣、團結的力量和規範的操作徹底戰勝病毒,不獲全勝絕不收兵!

  我校援鄂醫療隊抵達武漢後,即成立了北京中醫藥大學馳援武漢醫療隊臨時黨支部。在醫療隊,黨員與非黨員“一對一”結對子,互相幫助、互相提醒、互相配合,形成了良好的工作機制,充分發揮了黨支部戰鬥堡壘作用和黨員先鋒模範作用。在一線救治病患的繁忙工作中,很多醫療隊員都表達了加入黨組織的強烈願望,經過在“火線”上的培養與考察,最終這6位隊員被髮展成為預備黨員。

  段雲姍作為第一臨牀醫學院(東直門醫院)馳援武漢醫療隊的護理隊領隊,在組建赴武漢抗疫一線醫療隊時,第一個報名。她堅定地説,“疫情面前,人人有責,更何況我是一名醫務工作者,我要去完成我的使命”。作為本次醫療隊的護理負責人之一,資歷深厚的她總是衝鋒在前,率先進入隔離病房考察環境,並將自己首先排入夜班組。她表示,要堅定地跟隨黨組織一起戰勝疫情、為黨和人民的事業貢獻自己全部力量。

  耿旭是第一臨牀醫學院(東直門醫院)一名普通的護士。1月27日,她辭別年邁的父母,與同事一起堅定地走向了抗疫第一線。為了便於穿防護服,她毫不猶豫地剪斷了齊腰長髮。針對患者情緒緊張焦慮的情況,她採用耳穴壓丸、摩耳操等中醫護理手法,配合心理疏導改善患者不良情緒,患者們都親切地叫她小耿姑娘。

  張子偉是第一臨牀醫學院(東直門醫院)心臟重症監護室的一名護士。得知獲准加入馳援武漢醫療隊的消息後,她利索地收拾好行裝準備出發。她説,“我沒有告訴爸媽,怕他們擔心,只告訴了妹妹”。抵達武漢後,她馬上積極投入到抗擊疫情一線工作當中。除了做好臨牀護理工作,她還主動承擔起醫療隊的工作資料收集整理和物資管理工作。她利用休息時間,積極為出院患者拍攝視頻,與患者進行個人防護的深入交流。

  陳默巖是第二臨牀醫學院(東方醫院)的一名護士。在第一次考察完隔離病房後,便手繪了一版隔離病房的地圖,以便各位隊員能夠迅速熟悉工作場地,快速精準地投入到救治工作中去。隔離病房中患者多、病情重、護士少,陳默巖總是服務在前,休息在後,從不挑活,從不喊累。患者的馬桶堵了,為了不浪費給修理工的防護服,陳默巖不假思索地戴上一副手套,親自為患者疏通馬桶。為了記錄在武漢工作中讓人感動的一個個瞬間,她在休息時間畫起了畫報,被多家媒體報道。

  高霞是第二臨牀醫學院(東方醫院)一名主管護師。在隔離病房中她不僅是護士,更是護理員、保潔員、配餐員,承擔患者的生活起居。她還利用中醫基礎理論,給病人講解養生知識和鍛鍊方法。通過中醫情志護理,調暢病人情志,使病人心態平和,保持情緒穩定,更好地配合治療。

  張鵬芝是第二臨牀醫學院(東方醫院)的一名護士。她充分發揮自己的專業特長,運用辨證施護的理念,根據患者不同的症狀,積極使用中醫適宜技術。例如,對發燒病人進行耳尖放血,對咳嗽、失眠、焦慮的病人給予耳部按摩、耳穴壓丸治療,為患者進行督脈大椎穴刮痧,對於呃逆的病人給予足三裏穴位注射,效果顯著。在武漢,她還自費給當地的快遞小哥捐贈了醫用手套和生活物品,並利用工休時間向他們講述疫情防控知識和日常快遞消毒措施,盡力將關愛傳遞給身邊的每一位武漢市民。

  自1月27日到達武漢後,我校援鄂醫療隊已經在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工作了40多天。3月9日,部分醫療隊員再次向抗疫前線指揮部遞交了請戰書。大家表示,在抗擊疫情的實戰考驗中,我們北中醫醫療隊戰鬥力不斷提高,並且形成了從院士、國醫大師到一線醫生,前後方協調配合的完整戰線。請求指揮部給我們派遣最艱鉅的任務,包括治療重症、危重症患者的任務。我們將以祖國傳統醫學為武器,綜合運用現代醫學提供的各種技術手段,一切以人民的健康為目標,奉獻出我們的一切!

  一個黨支部就是一座戰鬥堡壘、一位黨員就是一面旗幟。戰“疫”一線的北中醫共產黨員們,將繼續衝鋒在前、全力奉獻,在防控疫情的行動中踐行初心、擔當使命,讓黨旗在防控疫情鬥爭的最前沿高高飄揚。